冠心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超山下的这家民宿,竟然将梅花树搬进了房间 [复制链接]

1#

人人都会期待这样一所小院,

不一定面朝大海,但一定要春暖花开。

01

超山下的梅花已经绽放多时,热闹的景象吸引了太多人的前往。但总有人是独爱清净的,我即惦记着“十里梅花香雪海”的震撼场面,又是怕着人声鼎沸的喧闹,甚是纠结。

水墨主人老朱倒是盛情地数次邀请,于是上周末也就半推半就了——趁着3月梅花未落前去一趟超山,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

果不出其然,第一眼的超山还是让人“咯噔”了一下。因为正是最佳赏梅时节,与梅海相对应的是山上山下的人头攒动。像我这种有“人群密集恐惧症”的人,多少是要皱眉头的。

好吧,既来之则安之。

车子进了超山景区东门,左拐就是临湖的一条小径了。避开了主路,喧哗声算是消停了大半。小径两旁的梅花倒是不客气起来,将满枝丫的香毫不保留地送到鼻息中。连空气都开始有点温润。

有时候你会感谢国人的“从众心理”,大家都追着热闹去了,多少还会留得一些的空间给那些不爱随大流的人。水墨蓉庄的选址,是胜出一筹了。

临着一湖碧波,将梅影恰如其分地倒映在水中,这等取景角度在摄影上是另辟蹊径,老朱到底是把玩摄影的好手。

02

水墨是封闭管理的,哪怕是热闹的赏梅季节,也仅是针对预约的客人才开放。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,主人的心思看似有点“轴”,但进了酒店之后就懂了他的良苦用心。

闹中取静,哪怕牺牲一点经济利益,但换来的是住店客人的清净,这就是老朱的心思。所以真正进到水墨的庭院中,喧闹又被隔离了一半。我几乎开始嘲笑初见超山时的逃避念头——幸好没放弃。

水墨的大门是中式的飞檐,不像个酒店,更像是的明清时的大户人家,充满中式古典气息,融入了深藏不露的书卷气。

大厅也是耐人寻味的。各种藏品有汉代的陶器、战国的印文陶,大堂的佛龛上还陈列着隋朝的青砖、唐朝佛像的莲花底座,书吧的墙上亦挂着当代许多大师——吴山明、吴静初、彭先诚的作品。

还在揣摩着大师的画作,突然发现到此居然已经没有什么人声鼎沸了。从景区入口至此的三道门,已然将声音过滤了七八成。

03

我所入住的,是水墨的“栖墨”客房。从前台大厅到客房,要经过一条长长的亲水长廊。已经没了初见时的焦虑,暗自有了小窃喜。

长廊两边时不时地有些精细小景致,中式庭院的意味深长便是拿来抚平心绪的。到了这里,过滤的已经不是声音,而是那颗浮躁的心了。

栖墨位于长廊的尽头。其实这一路,都有梅花的伴随。庭前屋后,香气馥郁,在这乍暖还寒的季节,梅花吐露着芬芳,带给冬季一抹靓丽的风景。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庭那棵的绿萼梅。原本是含蓄的颜色,但在那片春光的召唤下,居然开得如此毫无保留,也是有点令人诧异的。不过并不用介意这些,且跟随着这怒放的梅心旌荡漾好了。

本以为水墨庭院内的梅开得如此卖力,收获已够丰厚的了,却没想到还有惊喜在客房里等着。

04

典雅的设计,考究的用料,舒适的家具,乃至电热毛巾架都能为你奉上一块热烘烘的毛巾……栖墨一如既往地延续了水墨的品质。这是不意外的,能把80平米的空间拿来只做一个客房,老朱还是那个追求极致的主人。

白纱窗帘营造的静谧氛围,其实是假象了。因为之前的九曲回廊,完全将嘈杂声音隔绝开来。窝在真皮沙发营造的舒适感里,已经让人忘了那个人声鼎沸的超山。

顺手撩开了白纱帐,这才是惊喜:主人竟然把梅花搬进了客房!落地窗的宽阔视野里,几株梅花开得正盛。这种娇艳欲滴,决然是玻璃所不能阻隔的,说是将梅花搬进了客房,一点不为过。

那些枝丫那些花瓣,却也不是无声的。正是因为一个完全静谧的空间里,才可以听到花儿们的窃窃私语——人有太多感觉器官,你需要关闭一些,才能更好地探知从未涉及的境界。

我从未以这样的安静的方式,与着这些花儿有着交谈。

惊喜远不止此。一方属于自己的庭院,静逸不被打搅,似乎是每一个久居都市的人都有的情结。而自带一个邻水小院的栖墨,则将此变成了现实。

栖墨的小院,临着一湖春水,岸边两棵红梅在春早江南里,韶华正好。有时候你赏梅,梅被看得久了也羞涩,探出枝丫与花对着湖水照镜子,有点自赏的意思,也是寻找你目光陶醉的理由。

暗香浮动,沁人心扉。树下,泡上一杯地道的径山茶是再好不过的意境,等着花瓣飘落到杯中,泛起阵阵幽香……你且轻轻端起杯子,与她们凝视片刻,再将之拥入怀。

这尝梅又是品梅的另一境界了。

一方属于庭院,静逸不被打搅,

更有梅与茶相伴,

忘却世间一切,

所谓喧嚣、烦乱、各种忙......

都在此刻停顿,

停下脚步,给灵魂一个歇息的时间。

容山水,雅生活,隐居别处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